鴉雀。無聲

君みたいな花

Profile

麻雀

Author:麻雀
『花了一生的時間訓練自己要多笑』
臉長得太兇,總是嚇壞新朋友
所以努力讓自己先微笑

今年開始努力把FC2經營好
別再讓他長雜草啦XDDDD

喜好:
Reborn / 雲雀中心、骸雲骸
弱虫ペタル / 東堂、卷島、今泉
排球 / 影山飛雄、日向翔陽
うた⭐︎プリ / 七海春歌、渋谷友千香、一十木音也、黒崎蘭丸

即時聊天留言板

訪客人數

雜訊沙沙滿天飛,言語溝通無效

雖然說,看別人手寫的日記很不道德,還把感想告訴我
我只能說哥哥你真的很笨

不過,把日記放在桌上沒有收好的自己,其實也在期待有人能夠發現日記的內容
然後透過日記知道我的想法。

我猜想是這樣的


早上跟陳瀅先還有陳俊達約在建功高中校門口,說是要去找高中時候的導師
(雖然我不懂,在沒有事先跟老師約好的狀況下,跑去辦公室的我們可以跟老師聊什麼)

不過幸好有約卯月,不然我真的覺得很無聊
一離開學校之後,我跟卯月就開始騎車在街上趴趴走

把衣服送洗之後,跑去買手機的充電器,才跟卯月坐在星巴克裡畫畫聊天打屁到三四點
很難得的畫了十年後的六道骸,但是自己不滿意
因為已經很久沒有畫自己想話的東西,不但手感跑掉,比例也不太對頭=3=

---------------題外話分隔線---------------

並不是討厭誠實,只是不希望誠實的習慣反而變成絆腳石
如果真的要遵守"不說謊"這個原則的話,就只能沉默以對或是含糊的帶過去
要怎麼想、怎麼認定我的想法跟興趣,這些都是我沒有辦法控制的
但是這些都遠比我老實的說出情況,卻因為幾句"不行"、"不可以"就非得被迫爽約來的好太多了

真的想從我的生命中抽掉這一塊,我也只能搖搖頭說不可能
這些人事物跟回憶,對我來說都太重要,是僅次於家人的存在
透過自己的判斷跟緣分所選擇跟親近的友人,不一定能夠讓你們滿意
這我知道,畢竟這是我的朋友,不是你們的
但是幫助我釐清混亂的狀況跟情緒,排解委屈跟寂寞
讓我明確的感受到「自己是被需要的」

這些人本身的存在,本來就沒有誰可以取代
另外,學校的同學並不是不好相處
只是除了課業以外,有興趣的領域完全不同
當然緣分就僅止於同儕跟室友這些範圍內

合就是合,不合也沒有交惡的必要,就算真的硬是湊合在一起
感情也不會加深,而且也不會快樂

我享受與朋友相處的快樂與喜悅
但是一旦誠實以對的告訴家裡我有這些朋友
基於對外人的不了解,爸媽擔心,我知道也都了解
但是過度的干涉不但讓我產生不快,同時也讓我覺得是負擔
朋友跟家人都是重要的存在,我沒有辦法選邊站
其實我真的不懂為什麼要受到阻撓,又不是一起去殺人放火吸食毒品
我們朋友做的好好的,為什麼只因為"你們不了解"而非得刻意疏遠??

我不懂阻止我的目的何在,不過我也不想知道
因為一定會因為彼此的價值觀不同而溝通不能
既然如此,曾經嘗試溝通,試著讓家裡接受的自己,顯得更加的愚蠢了....

連自己都明確的感受到,自己回家不會快樂
只會一直壓抑自己的想法去配合,不想惹別人不高興
不希望爸媽生氣、擔心
所以自己把所有反彈的情緒跟話語都壓制住、硬是吞回去了
自己再另外找管道把這些東西一點一點的排掉
跟那些你們不喜歡的朋友討論怎麼溝通會比較能被接受
亦或是自己躲起來大聲的痛哭
怎樣都好,這些負面情緒我不要讓家裡知道
我只要把看起來還不錯的成果捧回去就好

但是請不要誤會,我的的確確有感受到你們對我無私的愛護跟關心
我也知道你們看重自己
可是我沒有被需要的感覺,就算沒有我好像也可以的樣子
讓我懷疑自己的存在是否真的有其必要性

在這樣的一個圈子裡,別人會對自己的努力給予最直接的肯定
或許這聽起來很微不足道,但是從中獲得的自我滿足跟目標達成的成就感
就足以讓我留連在這裡不想離開,同時也會成為下次表現的動力
透過朋友之間幫忙研究解決問題的方法達到互助跟互動
以及「自己被需要」的存在必要感

相較之下,回到家,好像不管有沒有我都一樣
「我」並不是一定需要的存在,我就會開始煩躁不安,會想要逃走
去到需要自己的地方

一旦被限制住,不是反應強烈的掙扎,就是放棄一切讓你處置
但是我還是不太想說話,因為自己知道,不管說什麼都沒有用
頂多只會給予更多的阻力,並不會因為說了什麼而有所改變
所以對於這樣的狀況而言,言語上的溝通是無力而且沒有意義的
至少我是這麼覺得.....
comments(0)|trackback(0)|日記 / 雜訊|2009-02-05_16:16|page top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